武汉欢天喜地婚庆礼仪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武汉婚庆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罗女士
电话:027-8285809
手机:1500273459
邮箱:service@gzhongxu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婚庆新闻 >> 正文

一天叫价上千 新娘化妆师“单飞”成大势

编辑:武汉欢天喜地婚庆礼仪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4/10  字号:
摘要:一天叫价上千 新娘化妆师“单飞”成大势
又见金秋婚庆潮。如今无论在喜宴酒店还是外景拍摄地,在一对美美的新人身后,总能见到手提化妆箱、首饰箱,寸步不离的化妆师。对于新人而言,结婚当日找一名全程跟妆的化妆师,随时为你打理造型、享受“明星待遇”,已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。

 

随着跟妆服务的普及,跟妆价格也从几年前刚起步时的数百元,发展到近年的一两千元,甚至三四千元。这个行业是如何定价的?未来发展如何?昨日,记者采访了杭城几名有代表性的专业跟妆师。

 

两三千元是杭城大众“上限”

 

从业8年的程洁莹是杭城一名高级化妆师,毕业于浙江理工大学形象设计专业,也是中国化妆师协会会员。如今,她在杭州武林商圈开了自己的工作室,提供新娘跟妆为主的化妆服务。

 

记者了解到,如今杭城的婚礼全日跟妆价位一般在1000至2000元之间。而像程洁莹这样全天的跟妆收费最高是1780元。在杭州,这算是一个能被许多有经济实力的白领阶层接受的价格,但并未到顶。

 

“如今除了我们这类单独开设工作室接单子的化妆师,也有一些是在电视台、演艺公司这类专业机构长期任职的化妆师,他们也会时不时地接一些‘私活’,由于其中不少人给一些名人化过妆、做过造型,本身在业内也有了一定‘腕儿’,收费自然要高一些,叫价三四千元也不乏人在;不过对于普通百姓而言,请这样的‘明星化妆师’也比较少。”

 

即便不请大牌,如今在杭城,请一名性价比尚可的全日跟妆师,价格也早已迈过千元门槛。有时这也会在网上引起一片抱怨:“不就是一天里化个妆、补补妆,怎么收费会那么贵呢?”

 

对此,程洁莹坦言,化妆行业在一些外行人看来,可能如同美发行业一般属于“暴利”,但其实,在每一次服务背后,还有许多的隐性成本是消费者没有看到的。

 

“目前跟妆价格并不是某一家说了算,而是行业内的大流。很多人觉得怎么化化妆就要上千元,但没看到这个行业在背后的投入;除了多种品牌的化妆品、饰品,还有许多是看不到的:比如我们要考虑在市中心的土地租金、在一些论坛等的广告费用,甚至包括培养一名化妆人才多年进修的投入,这些都是成本因素。”

专业化妆师“单飞”成大势

 

程洁莹告诉记者,自己从业8年以来,一直都是个体户式的“自由”接单,而行业内,也有许多就职于专业大型机构的化妆师,每个月接一些“外快”性质的订单,而其中不少人在积累了一定程度的工作经验、客户资源后,往往会选择“自立门户”。

 

李月原本是任职于杭州某大型婚纱店的专业化妆师;今年年初,她鼓起勇气主动辞职,在城西开设了自己的化妆工作室。她告诉记者,刚毕业那会,追求的还是一份稳固安定的工作,每个月领领薪水,就觉得“小满足”,但在行业内“潜伏”时间久了,对创业的热情度和机制的束缚感越来越强,终于决定提早“单飞”。

 

“之前在大型机构,是一种团队合作的关系,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而现在完全自给自足,什么都要亲自操心,有时想想还是劳心劳力的;但是返过头来说,化妆跟婚礼的摄影、服装等又不相同,它有一定的独立性,完全可以凭借个人能力闯出一番天地;我想,这也是许多化妆师敢于自立门户的原因所在。”

 

而在物质上,独立出来的化妆师虽然开销成本增大,但回报也是显而易见的。李月透露,自己原本在婚纱影楼任职时的月薪是5000多元,而独立出来后,光是今年9月至今,接单总额就超过了3万元。

 

“独立出来后,还可以自由安排个人时间和交际,对扩大人际交流网、朋友圈子还是有许多好处的,毕竟现在个人化妆师很难靠硬广告扩大知名度,主要还是顾客间的口口相传。”

 

跟妆行业整体仍有待规范

 

在记者采访中,许多化妆师都透露,这一行的流动性比较大,许多从助手做起的,技术一学到手,很快就会效仿“前辈”们自立门户。而随着这一市场的越来越大,很多方面都存在导致行业混乱、无序的隐患。

 

程洁莹告诉记者,自己曾经经历过“作品被盗”的事件。之前,她一直在杭州某大型论坛上贴出广告,并附有自己的众多作品照片;而某天她突然发现,就在同一论坛另一名化妆师的帖子内,竟然一模一样地照搬了她的几件作品,并用软件抠去了照片中的LOGO。当她致电对方时,那名化妆师却坚持这是自己的原创,而论坛方面的解释也十分“无赖”。“他们说,收了广告费就负责帮对方的帖子置顶,至于内容则从来不会加以检验区别,这就给那些剽窃盗用他人作品的人钻了空子。”

 

除了在广告宣传方面,许多化妆师都认为,行业目前主要在定价收费上都没有一个相对完善的标准,往往是以那些行业翘楚或大型机构的价格作为参考,而在服务上却很难能够达到那个标准。不过,李月却表示,价格太低不利行业发展。她说,作为跟妆店,一方面要考虑有足够的成本,才能留住化妆师,另一方面盲目降价,反而会导致行业的“低价竞争”,对行业成长并不利。

上一条:11月出台《婚庆礼仪庆典行业服务质量标准》 下一条:婚纱店低价团购 收钱后无预警倒闭